手機蘭州新聞網

首頁| 蘭州| 新聞| 政務| 房產| 旅游| 汽車| 教育| 財經| 健康| 公益| 女性| 藝術| 企業| 蘭州日報| 蘭州晚報| 全媒體矩陣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文化 正文

“精致蘭州”中國著名作家金城行座談會舉行

2019-09-30 00:00:00 智能朗讀:

作家團在佛慈制藥科技工業園

作家團在佛慈制藥科技工業園

    蘭州晚報訊為慶祝新中國70華誕,由市委宣傳部、香港商報共同主辦了“精致蘭州”中國著名作家金城行采風活動,目前已結束了大部分行程,并于9月29日在蘭舉行了座談會。此次采風活動邀請到以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軍事文學委員會主任、茅盾文學獎獲得者、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徐貴祥為首的6位作家,徐貴祥、鄧剛、董力勃、呂新和劉陽參加了昨天的座談會。

    除徐貴祥外,其他5位作家中,鄧剛是中國作家協會全國委員會委員、遼寧省作協原副主席;董力勃為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新疆作家協會名譽主席、魯迅文學獎獲得者;呂新為中國作家協會全委會委員、山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魯迅文學獎獲得者;劉陽為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著名作家、《紅巖》、《重慶評論》主編、編審;付秀瑩為中國作家協會《長篇小說選刊》主編。在采風活動中,6位著名作家圍繞蘭州市的文化歷史資源、名勝古跡、人文風情等實地采風,相繼參觀了中山橋、黃河母親雕塑、金城關文化博覽園、蘭州市城市規劃館、水車博覽園、甘肅省博物館、南北兩山綠化點、興隆山國家森林風景區、榆中田園綜合體示范項目、佛慈制藥科技工業園(蘭州新區)、永登苦水玫瑰種植園區、魯土司衙門、吐魯溝國家森林風景區、河口古鎮和讀者集團等,對蘭州有了初步印象。

    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市委網信辦主任馮樂泉在座談會上表示,在共和國迎來70華誕之際,有幸與中國作協的著名作家相聚在美麗的黃河之濱,共同感受金城蘭州的秀美風韻和婀娜多姿,共同鑒證她70年來的時間沉淀和滄桑巨變。此次金城行采風活動精選了一批具有深厚西北文化底蘊、代表蘭州風土人情的人文地標場所,以期作家朋友更好地了解蘭州、感知蘭州,了解這座城市的歷史文化脈絡。“大家都知道這樣一句話:三千年文明看陜西,五千年文明看山西,八千年文明看甘肅。蘭州作為甘肅省省會,因歷史而厚重,因文化而聞名。近年來,我們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甘肅重要講話和指示精神,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自覺擔當起舉旗幟、聚民心、興文化、育新人、展形象的使命任務,堅持以“文化蘭州、全民共享”為統攬,立足蘭州人文歷史優勢,大力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文化事業取得了長足進步。”馮樂泉同時希望參加此次活動的著名作家多宣傳、支持蘭州的經濟社會發展,多構思出一批宣傳展示、助推蘭州發展的“好作品、大文章”,共同講好“蘭州精彩故事”,為蘭州高質量發展提供良好的輿論環境。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何燕文/圖

    ■作家談

    徐貴祥:一定要把蘭州建成“蘭州”

    “關于黃河文化、蘭州文化的闡釋,讓我的血也沸騰了,但是說我們是大家、作家,我很有壓力,我們對蘭州的了解還很有限。”徐貴祥認為,真正要寫好蘭州、表現好蘭州、反映好蘭州,還要靠蘭州的本土作家,“事實證明,蘭州的本土作家是有能力做到的”。“原先,我想寫《到蘭州種‘一棵樹’》,但現在我想寫《我的詩意蘭州》,詩意蘭州也是我們(作家團)的共同感受,一入蘭州就感受到了濃濃詩意。”徐貴祥說,每天早晨站在賓館窗前,俯瞰一條大河從東向西,“那是我們的母親河”,河里有水,河岸有樹,對面是錯落有致的房舍。“保護好老街、老建筑、老房子,保護好‘蘭州記憶’!”

    徐貴祥提及與蘭州的結緣,“最早知道蘭州是因為著名詩人賀敬之的一首詩——《西去列車的窗口》:在九曲黃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車的窗口……是大西北一個平靜的夏夜,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時候。蘇州、鄭州到蘭州,充滿了想往,想到了滿天星斗、遼闊的草原、沙漠和海市蜃樓般的城市。”徐貴祥說,沒想到我的老師在改革開放以后的人才流動中調入了敦煌研究院,像“一棵樹”一樣扎下了根。而1983年,在經歷“半麻袋”投稿之后的石沉大海,徐貴祥發表的第一篇小說是在蘭州《飛天》雜志上,得到了98元稿費,“蘭州接納了我”。

    “我們所看到蘭州的過去和未來,都只是冰山一角。我從文化層面上建議,一定要把蘭州建成‘蘭州’!找到蘭州的特點,蘭州的多元文化,看到蘭州的顏色,聽到蘭州的聲音,嘗到蘭州的味道,領略到蘭州的風情,保留蘭州的特色,保留具有蘭州文化價值的古老建筑。文化建設的發展,就需要有長遠眼光。”徐貴祥提到了蘭州本土作家葉舟《敦煌本紀》獲茅盾文學提名獎的事,認為它撬動了蘭州本土作家的激情。

    “從認識蘭州、走近蘭州,到了解蘭州,我們希望與蘭州保持長久的聯系。我們愿一起為蘭州栽‘一棵樹’,栽一棵精神之樹、理想之樹、信念之樹!”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何燕

    鄧剛:有大河穿城而過的城市,我見到了

    這是我第二次來蘭州,上次是30年前,再次見到這個美麗的城市,我只能用翻天覆地來形容。對于此行的收獲等回去以后一定要慢慢地去消化,深入地去做功課,期望能為蘭州的文化建設和對外宣傳助一臂之力。我過去對蘭州確實有偏見,我生活在濱海城市大連,總覺得西部很落后、荒涼,但這次來到蘭州一看大吃一驚。我最喜歡一條河能穿過一座城市,而且經常會夢到這樣的城市,沒想到這次我看到了。城市里不僅有河,而且是一條著名的河。

    蘭州的干凈,天氣的晴朗給全體作家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真的是五體投地的佩服。我們走過很多的城市,但是在蘭州看到了這么美好的城市景色確實感到非常激動。從賓館的窗戶向河對岸一望,這座充滿時尚氣息的城市中不僅有高樓萬丈,還可以看到很多古色古香的建筑,頓時讓我們感到非常親切和溫馨。

    我認為,只有這樣的城市才能產生詩歌、小說、故事,就是那種豪邁、震撼、宏大的城市建設間,還保留著獨具歷史韻味的老城建筑。在經濟發展推動城市建設不斷更新的情況下,還能讓這些親切、古老的文化被呵護著、存在著。下次來,希望還能看到這種和諧相伴的情景,千萬不要消失。因為之前,我們走過很多城市,其中不少地方在第二次去的時候,會發現少了很多之前感到親切的景色,這不得不說是一種令人惋惜的遺憾。

    我們會盡自己的努力寫出蘭州的故事,無論是長篇小說還是短篇隨筆,都會對蘭州的對外宣傳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我覺得,這座城市必須要能出現一部擁有著精彩故事的影視作品,在當今社會的發展中這樣一部作品很可能會起到無法估量的影響。比如當年的《少林寺》,讓一座荒山古剎揚名世界。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何燕

    董立勃:蘭州有獨一無二的大美

    在新疆工作,去內地都要經過蘭州,但系統地了解蘭州,這還是第一次。黃河穿城而過,黃河兩岸打造的各種人文景觀在其他城市都是看不到的,是獨一無二的,每一處都吸引著我,每一處都帶給我很多想象,而且讓我對黃河的美有更深切的感受。

    我們看到很多青山綠水,因為很多地方的水都是清的,而看到黃河并沒有翻滾出很大的浪,但你能看到它流動的力量,很平緩但很有力量且很深沉,那一瞬間就讓我領悟到為什么說它是母親河。說到底蘭州能在這里建城,歸功于黃河。黃河之于蘭州不僅是生存需要,而且帶來了精神上很豐富的東西,讓蘭州人也有了黃河的性格——樸實、憨厚、深沉、內斂、低調。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蘭州,那就是:“蘭州有一種深沉的大美。”不是那種很喧囂、很華麗、很絢爛的,但能讓人感受到一種內在的崇高的、莊嚴的感覺。

    蘭州應該有自己的樣子,我覺得蘭州在這一點做得很好。蘭州追求干凈。我覺得“干凈”是一座城市很重要的現代文明的標志。就像一個人,如果臉上是臟的,他不管穿的多華麗,他都是不可愛的。蘭州現在能“可愛”,說到底就是把自己變成了真正充滿現代文明的城市,它的模樣就是這樣,其實有多少高樓根本不重要。對蘭州肅然起敬,是因為一座有風沙刮起的城市,竟然能保持得這么干凈,可見這座城市內心追求的品格是多么美好。

    我覺得我的散文里有太多值得寫的東西,黃河、古村落,還有很多人文元素,要讓更多人了解蘭州的獨有魅力。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張鵬偉

    呂新:蘭州要保留更多特色

    我是第一次來蘭州。從飛機上看蘭州有很多小山包,紋路、脈絡很有質感,就讓我感覺來到了一個不一樣的地方,這就是中國的西部。黃河、林木茂盛的吐魯溝、興隆山都讓我印象深刻。還有城市綠化,沒想到西北城市綠化得這么好。

    外地人來蘭州,就是奔著蘭州擁有的獨特的西部元素來的。一個地方要有一個地方的特色,蘭州特色是堅毅、雄渾、豪放,蘭州就是蘭州,不能變成蘇州、廣州,不能把自己的特點削弱或者說抹掉了,要差異化發展。比如一個外地人,從西安到了蘭州,就要感覺到不在西安,不能說讓人感覺來了蘭州好像還是在西安。

    蘭州比我想象中的要現代一些。比如,走在街道上的年輕人和其他城市的沒啥區別,都很時尚。蘭州現在很認真地發展自己、改變自己,特別好,我就是建議要更多地保留自己的特色。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張鵬偉

    劉陽:金蘭之城詩意蘭州

    我對蘭州印象最深刻的首先是黃河,黃河是黃的,也是金色的。

    首屆黃河之濱音樂節和河口古鎮的水秀是我之前沒有體驗過的。我看到很多蘭州市民都很激動、很有幸福感的樣子,就覺得這種類似音樂節的活動已經成了蘭州市民的一種生活內容。

    對蘭州的進一步認識就是生態。去了興隆山和吐魯溝森林公園,又轉了蘭州城,發現蘭州風光如此秀美,這也是讓市民休養生息必不可少的元素。

    最讓我震撼的就是蘭州文化。我給蘭州總結了八個字——“金蘭之城詩意蘭州”。“金”代表堅毅,象征著蘭州精神。蘭州古稱金城,這讓我很直觀地感受到蘭州自古以來的堅韌不拔、奉獻和不畏艱險,這種精神到任何時候都不會過時;“蘭”是文化的芳香,是柔的入心的東西,就是這片土地養育起來的黃河文化、絲路文化、彩陶文化。今天到了省博物館,我根本無法馬上用語言來表達我的震撼。“金”和“蘭”分別是精神品質和文化品質,我覺得一下子就領悟到了這座城市的魂和氣質。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張鵬偉

5分快3怎么玩必中口诀

來源: 蘭州新聞網 蘭州晚報

關閉